首页 > 造反,被武则天女帝窃听心声 > 第67章 女帝的驭臣之术

我的书架

第67章 女帝的驭臣之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女帝已经获悉薛仲璋叛党余孽,在龙门山伏击一事,不禁怒发冲冠!

  竟敢行刺女帝……

  嚣张至极,无礼至极,自寻死路!

  城中还有多少徐敬业叛党蠢蠢欲动,绝不能再姑息养奸!

  “天后,裴炎他还未招供……”门下省侍中郭待举接道。

  “孤已经等不及了!难道裴炎一天不招供,孤就一直供奉着他?简直荒谬!”女帝怒道。

  【裴炎活该,是自己作死的。】

  【这次多亏了他外甥薛仲璋“帮忙”,不然女帝对他的厌恶,还没上升到斩立决的程度。】

  【这叫什么?这就叫做天亡他,非人力哉!】

  【裴炎再见!裴炎再见!哦再见吧,再见吧,再见……】

  面对女帝的咆哮,郭待举和兵部侍郎岑长倩吓得瑟瑟发抖。

  君王之所以让百官忌惮,就是掌握了生杀大权。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裴炎的确该杀!臣也获知薛仲璋设伏一事,他若不死,恐怕城中还有叛党见势起义!”兵部侍郎岑长倩进言道。

  这次女帝侥幸逃过一劫,扑灭薛仲璋叛党,断了他们之念。

  如今只有杀了裴炎,才能让叛党最后一面旗帜倒塌!

  “斩立决!全家抄斩!”女帝又道。

  “是!”

  两位近臣听后,急忙起身告退,赶紧去起草敕令。

  “天后,喝杯茶,消消气。”一旁的上官婉儿上前,替女帝斟了一杯新茶。

  她很少看到女帝,会发这么的火。

  这也难怪,叛党已经挑战到了女帝的底线,竟然想对女帝进行暗杀!

  谁能憋得住这口恶气?

  此风如果不立即扑灭,女帝难解心头之恨!

  “孤一直想不明白,这些大臣的脑壳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孤何曾怠慢过他们,他们为什么要造反?”

  “难道见孤是一个女流,以为好欺负?他们嘴上说一套,心中想的又是另一套,孤怎么才能听到他们真正的心声?”女帝痛心疾首地说道。

  什么人该信任,什么人又是在欺骗自己,女帝如何分辨?

  连宰相裴炎都在造反,女帝还能信任谁?

  薛仲璋叛党一事,非常触动女帝,让她对身边的人,产生了怀疑。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的欲望是填不完的,女帝给的越多,他们的胃口就越大。】

  【总不能在这些大臣身上,每人装一个窃听器吧?】

  【这种事没办法的,而且官官相护,结党私营,哪个当官的心里没有小九九?】

  【你本事再大,权力再大,也听不到别人的心声……】

  嚯嚯!

  女帝听到张涛心声,不禁心跳加快。

  窃听器?

  莫非是千里传音之术?

  谁说孤听不到别人心声,你这小太监的心声,就被孤听到了。

  只要靠近张涛,女帝就能听到他的心声。

  这算不算女帝的特权?

  知人知面不知心,女帝倒是希望,能够听到每一位大臣的心声。

  听听那些大臣的脑袋瓜里,整天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如何才能辨别忠臣与奸臣,怎么才能辨识出对女帝阴奉阳违的官员?

  靠审讯?

  提高他们的俸禄?

  亦或是让官员们彼此相互揭发?

  女帝能想到的任何一种方法,似乎都有所欠缺。

  “我倒是觉得,你对这些大臣都太仁慈,狠狠处罚几个,以儆效尤。那么其他官员看到了,心里就怕了。”上官婉儿进言道。

  治臣用严刑,给他们一种压迫感,让他们时刻感到惴惴不安。

  女帝喝了一口茶,心中慨叹。

  “说实话,孤这些年来,杀了不少贪官和谋反之臣。但是,杀只能起到一时的威慑力,稍有松懈,他们就会死灰复燃。”

  “而且有些心怀异心之臣,的确有能力、有才华,只是缺乏敬畏之心,孤又不忍杀之。”

  “最好能有一种方法,既能让有才能的大臣为孤效命,又能让他们时刻忌惮,每天如临深渊……”

  人是杀不完的,国家还是要靠读书人管理的,杀人过多,会适得其反,造成人人自危的恐怖气氛。

  简言之,就是要给那些大臣无形的压力,让他们时时刻刻对女帝有畏惧之心,不敢造次。

  就像是拿剑架在他们脖子上,增加压迫感。

  女帝思前想后,觉得没有两全的办法……

  “要么提高封赏,要么使用严刑,不然怎么让人畏服呢?”上官婉儿不解道。

  朝堂之上,党派林立。

  既有李唐宗室、李唐大臣,又有北门学派人士、武家外戚、地方势力、新晋大臣等等……

  如何将这些人统一管理起来,只听命于女帝一人呢?

  “婉儿倒有一个办法,不妨让这些大臣,戴着手铐脚链奏事,看他们还敢不敢有异心!”

  上官婉儿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天方夜谭,以至于话还未说完,自己先笑了起来。

  戴着手铐上奏?

  “呵呵,那朝堂之上,岂不是要群魔乱舞了?”说完,女帝也不禁笑了起来。

  她也知道上官婉儿的话,不过是一句玩笑话。

  对于帝王来说,君臣之间的信任,始终是一个千古难题。

  帝王没有读心术,又常常深居宫中,对外面发生的事,根本不了解。

  而大臣们为权力相互倾轧,甚至暗中有造反之心、不忠之心,君王根本无从知晓。

  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只能加剧君臣之间的互相猜忌。

  “算了,孤年纪也大了,早已习惯,被这些大臣骗来骗去。”女帝感慨地说道。

  女帝也只能留心一些身边的近臣,对于大部分官员,根本无力管理。

  【想要明辨忠臣是很难的,而且人心善变,一会忠一会奸,人心隔肚皮呢!】

  【要是几个手握重权的大臣联合起来,女帝被人卖了,还帮着别人数钱!】

  【而且你一个女帝,哪有精力和时间,管理几千个官员?】

  【其实这种事也不难,女帝不是搞了个检举箱吗?任何人,甚至老百姓,只要有证据,都可以检举揭发各级官员。】

  张涛觉得,女帝时代有很多酷吏,像索元礼、侯思止、周兴、来俊臣等人,都是靠这个检举,而发家升官的。

  什么?

  检举箱?

  女帝听到张涛的心声,心中悚然一动!

  以前只能靠官员之间,相互揭发,普通百姓不能告官。

  如果设立检举箱,让广大民众,都有机会检举官员,形成一种无形的监督机制……

  有限的御史官员,根本无法形成威慑力,而无限的老百姓,能够源源不竭地检举!

  就像大江东去奔腾之势。

  小涛子的心声,让女帝豁然开朗。

  正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让延绵不绝的老百姓来监督官员,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实在是一个妙招!

  让能臣治国,让小人来监督能臣,两者各司其职,这才是帝王的驭臣之术啊……
sitemap